智慧 Wisdom

沾滿焦油的孩子(Tar Baby Effect):束之高閣的痛苦與無藥可救的優越感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還記得碩士班在唸心理諮商的理論時,曾經讀到一個有趣的論點,Tar Baby Effect:「沾滿焦油的孩子」,可以想像他的身上又髒又臭、人車走避。

這個意象代表的,是一個人想盡辦法的說服你他的生活有多糟糕、多無助、多痛苦,希望你也認同他的無助,並且他的痛苦無法被改變,他很努力承受這樣的痛苦,而沒有人會跟他一樣苦了,而每次一靠近他就如同沾上他身上的焦油一般,也會感染上那股強烈的無力,認同與肯定他的痛苦後,與他一起深陷泥淖中。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受害者、強烈自憐到自戀的狀態

你說這樣的狀態痛苦嗎?是的,非常痛苦,但弔詭的是,在這股痛苦中又有一股難以言喻的優越感,那份我承受的生命重量與悲情是超越所有人的等級,高端的痛苦並不是每個人可以懂,就是因為沒有人可以懂,所以我的痛苦無法被解決,而這份「焦油」會去沾黏在每一個他接觸過的人,讓所有人都一樣無力後,他繼續待在痛苦的「舒適圈」裡。

這樣的焦油小孩,一邊強烈的弱化自己,一邊述說自己身上的病痛和症狀,一邊述說環境的可怕,一邊怪罪身旁親近的人,有時候就像是一座移動活火山,熔漿四處飛濺。

但當你想幫助焦油小孩,好不容易突破層層焦油想摸摸他的頭安撫他時,下一步她那已經到達一百樓的痛苦指數,你以為已經到頂了,他卻在從百寶袋裡抽出逃生梯,繼續往上爬,似乎在告訴你,我的痛苦還沒說完,還有其他的痛苦你沒有懂,所以你還是幫不了我的。

然後出現鬼打牆的循環,當他下一次述說痛苦時,又是重複的迴圈,而當你真正兩手一攤告訴他,你沒輒的時候,他會一邊絕望,一邊沾沾自喜。

焦油小孩具備強大力量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就如同飛濺的火山熔漿,充滿炙熱的高溫與爆炸的威力,他們內在擁有強大的憤怒與不平衡,帶有毀滅性的特性,卻擁有強大轉化自己的動能,但關鍵就在於,如何運用。(猜你想看:總是被忽略的:憤怒的內在小孩

無奈的是,他們有強大的能量去抨擊,卻不願意將能量運用在救贖自己上。不斷在等待他人拯救與道歉,也不斷用憤怒能量消耗自已的生命,但卻在每一次尋求拯救時,又不斷將人推開挫敗他人,而讓自己與親近的人不斷陷入火山熔岩。

所以,你一定會想問,那可以怎麼辦?

先與大家分享我怎麼回應,一般來說我一樣會同理與支持,這些基本的功夫不會少,但當我一在覺得我的同理被拒絕、忽視或推開時,我會開始詢問:

「你覺得我有聽懂你嗎?」「你覺得我聽懂多少分?」「聽懂這程度的我,可以幫到你嗎?或可以怎麼幫你嗎?」

並非焦油狀態的案主,通常不需要我問這樣的問題,因為我的同理對方是否有接收,我可以觀察得到,因為通常同理被收到後,案主願意更開放也深入的探討,或者停下來思考與討論,而不是鬼打牆的說同一件事。

而當我有了這些提問後,焦油狀態的案主,才有機會撥開焦油露出一隻眼睛來看看自己與身旁的人,接著腦袋才會開始運轉,思考自己該怎麼做來幫到自己,而不是不停潑油。

親愛的,每個人都是自己生命的答案,但首先要願意「看見」,看見自己的行為、心智的運作、內在的恐懼並停下來開始面對,才有可能不再重複同一種凌遲般的狀態。你的力量在你之內,唯有你有能力決定如何運用它。

 

延伸閱讀:擁抱內在小孩:在「被丟下」的經驗裡,陪自己成長。

參考閱讀:The ‘Tar Baby’ Effect of Negative Thinking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訂閱▌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