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 Wisdom

好惡分明、敢言敢做?深入分析川普的「自戀型高衝突人格」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一直覺得川普這個非典型的政治人物很具話題性,我想多數人心中理想的典型都像范仲淹一樣,「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但川普向來好惡分明、敢言敢做,這特殊又強烈的個人色彩,似乎在美國當一代厭惡熔爐與多元感的人民裡,他似乎是最好的選擇,因為川普成為許多人用以宣洩心中不滿與憤怒的「武器」。

也許你跟許多人一樣對於先前川普這次宣布停止資助WHO感到大快人心,但這正彰顯的是川普他「自戀型高衝突人格」典型的行為,自他上任以來,搏盡全球版面,你說他是為了美國好,但其實真正來說,是因為美國被認為是他的所屬物,是他的財產,因此才有所謂「保護主義」,這背後其實並非真正保護自己的國家,而是保護他自己。你說這差別在哪裡,就是當一個人在真正保護自己國家時,往往可以允許一國之內的多元與歧異性,但對於川普而言,你不同意我,你就是我的敵人,你就活該遭到我孤立與制裁,即便是自己人也一樣。

高衝突人格往往缺乏自省,有人會評論他停止資助是要硬起來,但看起來更像是因為自己決策太慢,太輕忽疫情在先,導致美國境內疫情失控,在輿論威脅之下,他必須將這份罪過咎責至已經民怨沸騰的WHO,順利轉移所有人的關注之外,順便賺取多數人心中那陣痛快而肯定川普的「敢」之外,很少人會去注意到,川普從來不覺得自己的決策有任何問題,造成的失控疫情也是「別人的問題」,沒有一個決策者錯失良機該有的「正常罪惡感」。

為什麼他「敢」,其他典型政治人物就不敢嗎?最重要的差別在於,他敢戰,或者他好戰,激起衝突不只讓他興奮,還能博得關注與版面,還能讓世界看到他,不論是正面與負面的關注,都是一種滿足「自戀者」自體感被認可的需求。而優秀政治人物會感人民所感,往往也具備正常罪惡感,因此知道錯誤的決策會影響多少生靈與生計之外,最重要的,是他人的苦痛會是他們考量的因素。而當一個人缺乏正常罪惡感,就不會有正常的正義感,也不會擁有真正同理他人的能力。

簡單來說,川普眼中的世界,就是除了自己與自己所屬物是彩色之外,其餘的都是灰色的、可有可無的。這也是自戀型人格眼中的世界,所以侵犯別人或目中無人也是剛好,也不會懂得尊重他人的界限或看見他人的需求,因為本來就是灰色的他者,在他踩踏過成為那短暫的絢麗,鎂光燈的焦點,不該是一種寵幸嗎?(不然你原本人生黑白耶,該感激被我看見才是)

所以我們來說說究竟高衝突行為模式有哪些?

1.大量全有全無的極端思考方式
2.強烈或不受控制的情緒
3.極端的行為或威脅
4.責怪他人的執念

而自戀型高衝突人格呢?

1.自認非常優秀,過度膨脹成就才華,尤其與週遭人相比。例如新聞:紐約州長轟「美國不需要國王」 川普:根本叛變
2.覺得有資格得到特殊待遇,一般規則不適用在他身上。例如新聞:美國總統示範公器私用》1200美元紓困金支票將印上「唐納德.川普總統」
3.缺乏同理心,對待他人無理和極盡侮辱,且經常是在公開場合。例如新聞:川普斷金援記者會上這一段話。

「今天,『我』正在指示『我的』政府停止對WHO的資助,同時進行一項評估,以評估WHO在嚴重管理不善和掩蓋新冠肺炎傳播方面的作用,『大家都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

自戀型領導者有很多以個人為主詞,並且容易加註個人評論,而讓該是政府的官方發言,搞得像是個人演說,而帶有戲謔與戲劇性的效果,這也是川普一直具有爭議性,又讓人有伴君如伴虎的感受。

典型與優秀的政治人物,既具備觀點又能做到無私與無我,這部分你從對外的發言就能看見。發言的主詞往往是「我們」而我們的主體性代表的是「國家」或「政黨」,並非指稱個人。

所以,說到這邊,你會因為川普宣布與台灣合作,並同意台灣是「國家」的存在感到高興嗎?

目前台灣在川普眼中很「有用」的存在,你不會知道哪一刻世界又會令一波風起雲湧,如果你我總需要這股「被認可」的感受時,就容易陷入妄自菲薄或過度膨脹甚至集體圍剿,而無法真正看見他人做了什麼,做不適切了什麼,而陷入全黑全白這般二元對立的思維,只因為他們與你不一致,或者他人不認同你就變成民粹。

親愛的,願你在一片激昂的聲浪中,擁有你的理性與覺知。

陪伴你成長:在關係裡,成為另一個自己:六大原型性格解碼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訂閱▌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