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 Wisdom

問問症狀想說什麼:當情緒影響身體時,就來場自我對話吧!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今天看著武志紅這本《身體知道答案》,很被他這篇文章中的誠實感動,當他準備要去上課時,開始感冒,上課過程心裡有很多複雜甚至負面的感受,還懷疑起是否是老師的能量不平衡。

這段描述讓我想起這幾年下來上深度的工作坊,有學員在上完課後覺得身體輕鬆許多,但也有學員在上課過程身體感覺非常疼痛,而這也往往是課程的內容接觸到自身課題最容易誠實表達出來的現象。有些人願意說,說完往往疼痛感也會改善很多,但有些人卻可能是抗拒與拉扯,害怕探索自我而引動更多情緒,更努力壓抑自己的情緒,而帶來身體更多的疼痛。

武志紅在這一篇也提到他會與來談者的身體有同步的現象,在來訪者有些為感受時,就能為對方說出情緒,而幫助來訪者釋放情緒。

有時候,我也會在諮商的過程中感覺不舒服,這種身體與情緒同步,是很多諮商師專注同理的過程中自然發生,靈異一點的說法像是我個人的靈魂融入對方的靈魂中,去感知到對方身心經驗到的一切,哲學一點的說法像是我個人的現象場融入對方的現象場中,然後又跳說出來像是為對方旁白人生一樣,去解析他個人的現象,但總之,身體感官經驗都是重要覺察的指標,幫助我也幫助個案去了解自己。

所以,你可以更親近自己的身體也更體恤自己的身體,去拓展你的潛意識,或你尚未知的自己。

還記得在研究所最後階段,為了要完成碩士論文,跟著好友一起到咖啡廳用功,找到位置坐下來後,氣溫剛好、氣氛剛好、音量剛好,但我卻開始一連串的噴嚏,像是突然吸入大量花粉一樣大過敏,噴嚏狂打鼻子快掉下來的時候,也開始感覺頭痛欲裂,心裡擔憂著我的一天是否就這樣化為烏有了

這時內在智慧的聲音升起,要我好好跟身體對話,我便趴下來閉上眼睛,開始思考著過敏的運作機制,就是一種要排除外來物、自我保護的狀態,接著我開始安靜下來,詢問自己:
「是不是很不能接受現在的自己?」
我感覺內在對這個問題有很大的波動,畢竟完成碩論是真心不騙的痛苦過程。

「我知道要安靜下來書寫,是很不舒服的過程,我可以允許這個過程嗎?」
心裡有點阻抗,有點不願意,有點想逃避,但似乎我只能陪自己耐著性子完成。
「我願意接納在這個過程中的自己嗎?」

坦白說,寫論文就像是,你今天用功一整天,卻覺得產值是負的,說要接納很像精神喊話與自我安慰是困難的,但人生不就是如此你總會有需要頓好馬步練功的階段啊!

「我願意。」點點頭。
我的心安靜下來,我週遭的空氣也安靜下來,我沒有在打噴嚏了。

這是個有趣的經驗,安頓身體也安頓心情,更安頓了自己。

親愛的,你也可以試試看!

陪伴你成長:【情緒健檢】12堂課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訂閱▌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