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氣 Travel

秘魯亞馬遜叢林-死藤水草藥療癒之旅:在地球另一端,與內在恐懼和解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請不要尋找死藤水,讓死藤水來找你。
請不要尋找薩滿巫醫,讓緣分來找你。
當你準備好了,你會知道,當你還沒有,請耐心等待。

這是第二次服用死藤水後,我最深刻的感受。
這一切的一切,沒有捷徑,只有時間與因緣。

很多人會好奇死藤水的功能與療效,據說當地也有許多人接待過罹患癌症或不治之症者,更有很多人希望能排毒等,各式各樣的需求,隨著死藤水被商業化後,求助的遊客絡繹不絕,在秘魯有很多地方設有死藤水的療養度假村,要價不菲,若真得需要可以上網查,但我無法推薦。

接下來跟大家分享我的整個過程吧!
在喝下死藤水之前,薩滿會要我說出我希望死藤水幫助我什麼,而我早想好的是:
「我希望解開內心最深處最黑暗的恐懼」
接著我的草藥之旅就開始了。

第一階段:大量圖騰與色彩,立體旋轉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是許多人在過程中最容易出現的狀態,即便是閉上眼睛,你也能看見世界像是萬花筒一般的旋轉,而當我出現這股體驗,我就體會到會什麼有許多沈淪的藝術家需要吸毒,並非單純不得志,而是他們需要強烈刺激感官,來獲得靈感,而在死藤水儀式中,內在視覺呈現綺麗夢幻的畫面,真的會讓人眼花撩亂。

在我的視覺中則是出現許多古老的文字、動物的線性圖騰,就像我在那斯卡線看到的線圖類似,但是更立體顏色更鮮艷,後來查了google,似乎很像古埃及文,可惜,我並不清楚這象徵的意涵。

第二階段:吐嘔出體內的樹汁與毒蛇猛獸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喝下濃稠的藥水後,會感覺到食道和胃隱約疼痛的灼熱感。隨著內在視覺得暈眩旋轉,後來一陣強烈的噁心感,我把所有剛喝下去的藥水通通吐了出來,不確定過了多久,也許約莫喝下後半小時,因為過程中類似催眠的狀態,時間扭曲感非常強。
而我大約吐了二到三次,在黑暗中什麼也看不到,但感覺吐出許多黑色的汁液,甚至在吐得過程中,感覺內在所有毒蛇猛獸的黑暗都一起吐出來,吐完之後身體舒服很多。

之後,出現更多圖騰,在天旋地轉下,我開始心想:「夠了我看夠了,給我看其他東西。」
接著,內在視覺轉換成具體的場景,並且開始有故事性。

第三階段:各種充滿異國風情的地方,美洲峽谷與埃及女祭司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我感覺自己來到美國西部,因為我看到牛仔、荒漠,以及有趣得是,幾個銀髮老太太,穿戴時尚地開著紅色敞篷跑車,奔馳在美國大峽谷,非常愜意滿足。接著,畫面接著轉到埃及,我看到一名女祭司似乎是教育者,教導人如何種植並且傳播知識,繼續看到的是物產豐饒的場景,各種水果與豐富色彩的國度。

有趣的是這些都是我還沒去過的國度,從沒想過會出現美西的畫面,當然也不確定這畫面要表達的意涵,這時候有人會說也許是前世,但也可能是自己投射出來的幻覺罷了。

第四階段:回到童年最熟悉的土地、畫面與記憶

「在內心最黑暗的深處,透出光亮」這是我想為這段經歷下得註解。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死藤水儀式對我而言,基本上就像是緊湊如洪水般的心理治療,就如同我帶領學員進行「內在小孩冥想」一般,在我的內在世界中,密集出現童年記憶裡所有藏在心底深處的畫面,而我依舊擁有清楚的意識,只是感官變得非常多維度,知覺不斷來回在過去與現在,而大部分的時間,我都在流眼淚。

感覺自己就要被鼻涕嗆死,但卻嗆得很過癮。

畫面最先定格的,是那雙名為全家福的鞋子。當我看到這一幕時,我頓時覺得諷刺。
原來我內心最懼怕的,是那雙「全家福的鞋子」,對小時候的我而言,那象徵著平凡、平庸無奇、又無聊至極的設計,與低廉的價格。因為害怕,我一直拼命讓生命過得精彩,因為恐懼,我一直遠離出生的土地,就因為害怕被平凡無奇的感受淹沒與窒息。
而如今,我在地球另一端的土地,亞馬遜叢林裡,遠離家鄉一萬七千多公里,才好好正視這份恐懼。
在我成長的鄉下小鎮裡,全家福是隨處可見的品牌,但我非常討厭去那裡買鞋子,我已經忘記最後父母是否有買全家福的鞋子給我,而小時候的我總是眼巴巴地望著百貨公司櫥窗裡那雙亮晶晶的鞋子。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而我內心充滿智慧的聲音卻在此時與我對話:「記得嗎?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生活姿態,這雙鞋也可以他人生命裡的精彩,我無需評價。這份平凡卻也是你的父母用他們所能的方式來愛你。」

就這樣,我撕下平凡恐懼的標籤,而我身上依舊保有那份珍貴的平凡,這個平凡的背後是愛的堆砌。

看到這裡,我不知道已經撚了多少次鼻涕。

看完了鞋子,畫面來到十歲前我經常上學的那條小巷,許許多多童年的回憶蜂擁而至,包括巷子裡生活的親戚、陪伴我一起長大的兒時玩伴、以及看著我長大的叔叔阿姨們,在那條通往小學校門口的巷子裡,是既光亮又充滿愛的途徑,但隨著年齡增長,自己的生活圈離開南部後,這些記憶變得薄弱,卻在那一刻湧上心頭後,我又再一次被眼淚跟鼻涕淹沒。

「謝謝你們愛我。」我再次憶起童年的美好,被許多人圍繞與愛護著,而隨這年齡增長,每個階段的好友,都因為不同學校與生活圈,生活漸行漸遠,但畫面中的他們是如此愛我。但這些愛,卻在一次次親人的離世與生命的斷裂後,變得疏遠與陌生。

而死藤水密集地讓我再次感受到生命所有的斷裂,我在暗夜的叢林裡放聲大哭,完全無法控制的把內心裡所有的悲傷都狂吼出來,這是我在整個過程最激動的時刻,薩滿過來用葉子拍打在我身上,持續用古語唱誦著,確認我還在療癒的軌道上。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因為太多的悲傷覆蓋曾經被好好愛著的痕跡,逐漸積累成內心黑暗的一角,一個你不願意再提起或看見的過往,可是,那才是真正影響我如何成為我的歷史。

當你不願觀看你的歷史,你將永遠成為失根的浮萍,有時飄零有時攀附。
最終,鑰匙還是在自己身上。

這時我內心智慧的聲音再次出現:「不要被外在世界給迷惑了,你可以去很多地方旅行,你可以喜歡絢麗又有象徵性的圖騰,但真正帶給你平靜的,是你願意看見與擁抱內心的黑暗。」

不論外在的物質世界,或各種標榜精神啟發的靈性圖騰,都不敵你好好靜下心來擁抱「黑暗」,也就是擁抱那份你覺得不喜歡、不光彩的過去。

在這份對話後,我遊走在許多記憶裡,美好的、傷心的、快樂的、厭惡的,像太極一樣,生命裡有黑有白,而這都是我的生命,最後內在視覺回到一道黑色、陳舊的木門,上面還有一個鏽黑的鐵環。

那一樣是我小學道路上的一扇門,我約莫有三千多個日子在那裡活動,是我家族的三合院古厝,小時候我們孩子們都在那一帶玩耍,也曾經居住在那裡一段時日,一直到家族買了房子,大人就少在那裡活動,因此古厝變得荒廢,還有一股木頭沈重的潮腐味。

小時候因為常在那活動,那道黑木門在印象裡變得可怕,我的知覺各種畫面裡遊走了好一段時間後,我才願意好好正視它。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還記得好幾年前我的心理治療師曾經比喻過我:「你聰明到把通往心靈深處那道門也藏起來了。」因為當時我只覺得我心靈空虛,卻不知所以然。而如今,我似乎找到那扇門,可是我一直遲遲無法打開它。

最後,我打開它了,但裡面空無一物,只有一股「家族氣味」。
一股,讓我渴望踩踏過全世界的土地,沾染上不同風情,而努力擺脫的氣味。
而我翻轉了半個地球,跨越太平洋,依舊繞不出這股濃烈的氣味。
它從來就沒有什麼不好,它來自鄉村又代表平凡,我貧脊的詞彙裡找不出更適切的形容詞來描述我的抗拒了,而最終我發現,其實是那失落的一角,不願意好好擁抱家族認同與自我認同。

原來我不怕死亡、不怕疾病、不怕老化,在這些無懼的背後,更害怕得是「平凡」。

卻在此時,當我領悟這一切時,畫面轉而出現一隻在藍天裡翱翔的鳥兒,飛著飛著,身體卻逐漸脆化成灰燼,彷彿在告訴我,不論我人生如何絢麗,到最後我依舊是那抹灰燼,而只有我可以決定從出生到死亡的過程,我可以怎麼活,當然,我可以不帶恐懼得活。

第五階段:整合與祥和,照見記憶中的愛與內在佛性

再打開木門後,我看見「空」,空無一物的木門後,這股深層的恐懼卻埋藏多年,終於在我鼓起勇氣打開它後,我彷彿看見裡面有一尊小小的佛像緩緩得透出光來。我在此刻變得平靜、祥和,不確定是因為佛像,還是情緒已經被釋放,在劇烈起伏的療癒之旅,我知道此時來到療癒的終點。我是渺小的、脆弱的、卻也是擁有力量的、自由的。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趟旅程讓我看見黑暗,卻也讓我感受光明,當我細緻的擁抱黑暗,卻也在內心透出佛性的慈悲,讓我更理解人性暗黑,因為那些暗黑的背後,是難以被撫慰的脆弱,以及等著被理解與看見的疼痛。

親愛的,有些人終其一生不知道自己在恐懼什麼,不停活在焦慮、擔憂與不安中,有些人也不知道自己在追尋什麼,只知道拼命往前奔跑,卻忘了好好感受眼前與當下還有身旁的人,盲目追尋而忽略了愛的存在,讓人失去連結而兀自累積更多黑暗,便容易活出悔恨的人生。也許我們都要為自己上一課自我療癒,擁抱過往讓自己更有能力活在當下,而創造精彩與無悔的未來。

寫在最後,分享給大家的是我看到一篇網路文章上擷取的片段,來自死藤水紀錄片《The last Shaman 最後的薩滿》片尾主角詹姆士的總結:「I don’t think ayahuasca is to be worshiped. I don’t think ayahuasca gives you anything that you don’t already have in your self.And that was a message given to me from the plant spirits.That,I hold the key in myself to whatever it is I need to do in order to get well.」(中譯:我認為不應該崇拜死藤水,我認為死藤水所給予的全都早已存於你的內在,這是植物之靈給我的訊息。就是鑰匙在我身上,唯有我才能讓自己康復)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段話也為我的經驗提供了很好的註解,我沒有獲得通靈,因為通靈並非我所求,而是更加覺知內在變化的一切,也因為照見黑暗與光明,讓我更深刻掌握人性。
死藤水的經驗,跟你的意圖非常有關,當你渴望探索內在,他會為你呈現與指引,但回歸到心理治療的領域裡,我還是要承認死藤水療癒的危險性,當你沒有適當的人在旁守護與引導,甚至事後與你討論,很有可能帶給你二度創傷,因此會奉勸要使用的人,都能有過心理治療或自我成長的經驗,對自己有足夠的支持度後,再去體驗,畢竟那像是一次強烈的心靈手術,高度情緒張力之外,也需要夠好的復原力的。

經驗分享到這裡,記得,如果你時間到了,你會看到屬於你的療癒方法,不疾不徐,會比較快。

 


↧↧↧與Chloe 一起行腳學習↧↧↧

僻靜營 Secluded camp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訂閱▌

Leave a Respo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