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 Wisdom

治療師發逆風文被出征,解析背後五個心理議題

作者:吳姵瑩Chloe Wu 諮商心理師

從藝人分手信,到治療師出聲提出觀點,到大眾討伐,這一路的新聞你都發落了嗎?這一連串的事件喚起很多人群起激昂的情緒,就讓你我一起來省思,這當中有哪些該重視的心理議題。

1.怎麼可以外遇?
2.女人怎麼可以外遇?
3.治療師怎麼可以外遇?
4.名人怎麼可以有這種暗黑歷史?
5.怎麼可以逆風發文?

心理議題解析

1.「怎麼可以外遇?」:情感創傷或替代性創傷

可能你經歷過情感被背叛的傷痛,也可能你親近的人經歷過,你懂得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感受,而那股強烈難忍的悲傷(sadness)與受傷(hurt)無法消化,就會轉化為對相關目標人物獲行為的抨擊,而出現類化與兩極化思維,像是「男人沒一個好東西」、「不忠誠就是人渣」。

2.「女人怎麼可以外遇?」:男尊女卑的傷痛

可能你的環境就塑造你對父權社會的認知,一夫多妻是男性的專權,男人先天就是狩獵的本性,女人本該在家相夫教子,怎能紅杏出牆?若男性出軌你認為是家常便飯,女性出軌你習慣大肆撻伐,也可以重新省思你的性別框架,是否下意識矮化女性在關係中的權力地位。

在《巨嬰國》提到代代相傳的男尊女卑,母親被忽略的成長經驗,讓她透過生下兒子並喜愛兒子的過程中,獲得家族地位與尊榮,並下意識討厭女兒,在於女兒會喚醒她被忽略的內在小女孩那股羞恥感(shame),因此家族中慣性重複忽略又厭惡女性的傷痛,也慣性抨擊搶奪男性專權力量的女性。

3.「治療師怎麼可以外遇?」:對照顧者失落的創傷

可能你投射了對兒時照顧者的期待在治療師身上,這也是所有治療角色、宗教領袖、心靈導師最容易被投射也擔負的期許,你期待一個治療師再給予你溫暖的支持(母性)與清晰地引導(父性),不斷提供給你滋養(母性)與力量(父性),以補足你在原生家庭中的匱乏,以提供你心靈的寄託和依附,因為治療師滿足你內在對父母的想像,更給予你強烈的安全感。

可是,只有你可以當自己的內在父母,而當你覺得治療師形象破裂,更會喚醒你對原生家庭的失落(loss)與失望(disappointment),也就是我的父母為何不像其他人的父母那種心理空缺感,以及你們總是無法用我要的方式來愛我失望感。

因此你沒有正視心中對原生家庭的痛,就會對形象幻滅的治療師發動毫不留情的攻擊,因為他怎麼可以再一次讓你失望。

4.「名人怎麼可以有這種暗黑歷史?」:自卑情結。

可能你長期經歷被比較,或感覺不到自己被認可,因此你對於任何看似優秀、成功的角色,都有不平衡的嫉妒(envy)感,認為他們憑什麼得到這些目光與掌聲,憑什麼自己這麼努力卻沒有,也許偶爾你會羨慕,要自己加油,有時卻力不從心。

過量的嫉妒,會轉化為酸言酸語、落井下石的抨擊,可惜的是內在那不夠肯定自己的聲音,才是真正啃噬你的能力與價值殺手,而不是他人的光環。你只是還看不見自己的光環與特別罷了,因為你習慣讓自己籠罩在不夠好的黑影中。

5.「怎麼可以逆風發文?」:從眾心理。

可能你喜歡群眾一致認同的聲音,也歡喜群眾中同仇敵愾的感受,而在一致中獲得認同感甚至安身立命的感覺,在集體主義的文化下,從眾本數大宗,在於自我的獨特性容易在集體思維下被針對、被壓制,這股被群體排拒的恐懼(fear)感,因此只能有「群我」的聲音。

這也可能代表你內心渴望群體歸屬感,並藉由群體歸屬感來知道自己是誰,來確認自己是被喜歡或者是安全的,因此獵巫與出征都具備相似概念。

說到這裡,在每個心理議題背後,都有一個核心的脆弱情緒,或者讓人想壓抑的情緒,也正是這股壓抑讓人需要找到宣洩與出口,將壓抑轉為憤怒,進而攻擊目標人物,只能暫時舒緩心中的疼痛,並無法治癒心中陳年的傷口,同時造成社會更多的傷口、更多壓抑的情緒、更多憤怒的攻擊,一路惡性循環下去,所以,你會怎麼選擇?

再來有很多人認為,治療師有「恐怖情人」的歷史很不應該,先不論事實是否真實,我就先討論恐怖情人有以下幾點特徵:

1.恐怖情人很可怕讓人心生恐懼、因為愛不到可以玉石俱焚,不在乎情理法,更失去理智,因此暴力、跟蹤、破壞等行為,在關係中不會少。

2.恐怖情人很可憐:說得浪漫一點,他們急切恐懼被拋棄,因為沒有愛情就天崩地裂,他們沒辦法忍受自己一個人,沒有愛情的人生會無所依歸,因此一定要找人依賴。

3.恐怖情人自認是受害者:他們不一定覺得自己在傷害人,但一定覺得自己受傷與被背叛,因為太愛對方所以才這麼做,憑什麼付出這麼多換來分離的對待,因此從受害者轉加害者,只為了取得自己該得到的。

4.恐怖情人難治療:缺乏自覺也缺乏病識感,是實務中非常棘手的族群,只有極度的痛苦有渺茫的機會讓他們痛醒進而求助,但破碎的自我,要重組需要漫長的歷程,更多的人只要再次找到情感投注的對象之後,就覺得滿足也獲得解藥,因為長出穩定與有力量的自我,太困難!

所以假設治療師是恐怖情人的說法是真,那背後究竟花了多少力氣治癒自己,把自己破碎自我的狀態,一片片拼湊回來之後,昇華情感裡的痛苦,綻放出生命的力道,去影響更多迷路中、為情感、為關係痛不欲生的人。負傷的醫者更能與案主共感,只有美化醫者,淡化他過往的瘡疤嗎?

若是在情感中讓人受傷,也是當事人與關係中的對方之間該處理與修復的,你我又是否能讓出關係界限,不糾葛進他人情感的紛爭或拉扯中?

當你真正感受過生命瘡疤的疼痛,並療癒與放下傷痛,你不會想將這份疼痛再加諸於其他人,因為你會開始懂得對生命臣服、對生靈尊重、對生活疼惜。每一段傷痛的過往,的確是諸多選擇下的結果,而差別在於傷痛之後,你選擇怎麼面對後續的人生。

因此在這件事裡,你可以選擇:

1.忽視自己的瘡疤,繼續製造瘡疤或揭人瘡疤,將自己生命中的痛苦轉嫁他人。

2.承認自己的瘡疤,看懂為何受傷,調整與轉變自己,為自己找到心安的生活方式。

3.從瘡疤中的痛苦到療癒他人瘡疤,去支持與撫慰還在瘡疤中的人,或預防瘡疤的發生。


而你的選擇將成為你自己(You are what you choose),你的選擇也決定你的生命。

陪伴你成長:【情傷療癒】修復之旅的9堂課

▌喜歡我的文章,歡迎訂閱▌

Leave a Response